当前位置:首页>安徽在线>文旅

歙县洪水后全城清淤有摩托车店提前把车辆推进徽州古城避险

时间:2024-06-23 22:01:42 审核:张频 点击:641次
歙县洪水后:全城清淤,有摩托车店提前把车辆推进徽州古城避险

长报道

2024-06-23 21:23发布于湖北武汉晨报九派新闻长报道官方账号

近期,安徽省合肥以南地区出现持续性降雨过程,特别是黄山市降大暴雨、特大暴雨。歙县是黄山此次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当地居民称,歙县境内几乎所有地方都受到洪水侵扰,水位在6月20日晚上一度深达两米。6月22日,九派新闻实地探访歙县。在歙县北站前往徽州古城的路上,司机特地避开了有淤泥的道路,但沿途依然能看到来往的清淤车辆。全城都在清淤。商户、志愿者、工人们穿着长筒胶鞋,在道路和商铺前铲泥、清扫、冲水。卡车和铲车停靠在路边等待运输垃圾,还有人开着三轮车售卖此时必不可少的胶鞋。练江边上,已拉起警戒线。江水浑浊,翻滚着泥沙,空气中夹杂着腐烂物的腥味。工人在清淤。图/九派新闻李杨九派新闻走访多家商户,对不少人而言,四年里两次遭遇洪水,只能硬着头皮去面对。好在这次预警及时,有摩托车店在亲朋邻居的帮忙下,提前把车辆推进徽州古城避险。但也有电器店估算损失一百万,在接下来的七八月份,本该迎来冰箱、空调的销售旺季,现在却只能关店装修。【1】银行:自动取款机被泡坏,但钱已提前转移至二楼当地人介绍,徽州古城对面的鸿基商贸城地势低洼,受灾较为严重。22日11时许,九派新闻在这里看到,主街上的淤泥已基本清理干净,但从十字路口往里走,淤泥、被水泡坏的商品仍然堆积在路边。挖掘机、运淤泥卡车、十几名穿着环卫工人制服和印着综合执法大字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综合执法队的郑先生穿着胶鞋,手拿铁锹正在铲泥。他说,他们从20日下午开始通知民众、帮助疏散,水涨起来后也会开着冲锋舟去救人救物,21日水退后组织清淤,因为人手不够,都没怎么休息。九派新闻注意到,虽然路上还有少量淤泥和积水,但部分商铺已经恢复运营:郑先生身后的饭店已清理得窗明几净,里面还有几桌客人就餐;土特产店、茶叶小店、黄山烧饼店也已开门迎客。杂货铺把商品清理到户外。图/九派新闻武菲菲也有损失较为严重的店暂停营业。鸿基商贸城的徽商银行大门紧闭,门口玻璃和自动取款机上都贴了暂停营业的告示。银行暂停营业。图/九派新闻李杨其员工回忆,20日下午16时许,职工接到预警通知,开始紧急转移重要财物到二楼,但一台取号机、两台自动取款机过于沉重无法转移,都在这次水灾中损毁。正在店内计算损失的保险理赔员仰阳称,幸好提前把自动取款机里的钱转移了,损坏的只是机器。至于损失,仰阳表示还未计算出来,“城里情况还是比较好的,乡下银行损失更大,我下一个目的地就是乡下。”他还聊到了规避风险意识,称银行对面的大药房是连锁,其老板这次被淹了7家店,但买的保险能赔一部分。记者注意到,仰阳所说的药店门口堆着数十个袋子,上面写着“销毁药品,禁拿”。该店有十几名员工正在忙着清洗货架、归位家具、杀菌消毒。“该扔扔,该洗洗,得赶紧把地方整理出来重新开业,你没看刚才有人过来买药都买不着吗?”一名员工边擦货架边说。【2】摩托车店:提前将摩托车转移至徽州古城在徽州古城内,停放了一排崭新的摩托车。有知情的居民称,是一家摩托车店在洪水来临前放进来的。摩托车被提前推进徽州古城内。图/九派新闻武菲菲当日,该摩托车店老板杨明向九派新闻介绍,他在此开店已有20年,2020年7月7日的大雨他也经历了,当时店里也被水泡了,损失巨大。这次收到预警后,他当机立断组织员工、求助亲朋友邻,把店里几十辆新车一辆一辆推到了地势较高、步行五分钟就能到达的徽州古城里。徽州古城的管理人员并未将他们拒之门外,杨明也自觉地将摩托车整齐排列在广场的角落,避免影响游客参观。杨明的店就坐落在河边,并不临着主街,门口道路上的淤泥暂时还未清洗,店员忙着在门口清洗还有抢救余地的配件、机器。尽管店里已清扫一新,但被水冲破的大门、白墙上一米多高的水痕、空空如也的大厅还在提醒杨明洪水的存在。摩托车店里,木地板被全部撬起。图/九派新闻武菲菲“所有新车都转移了,损失基本降到了最低,仅损失一些机器和配件。设备泡坏了,还不知道能不能修;机油装在瓶子里比水轻,门被水冲破后,机油飘走了不少;再就是木地板泡烂了,我们刚刚都撬起来扔了。”杨明说。至于损失,杨明称初步统计大概在30万,“我2020年的损失大概是这次的两倍。”【3】电器店:将迎来旺季,但水退后要先关门装修三个月在一家电器店里,吴伟正在和保险公司的人计算损失,他穿着胶鞋,在水里踩来踩去,一台台地查看。“没统计完,目前已经损失四十多万,估计在一百万左右。”吴伟是这家店的店长,洪水来临那天,由于仓库下水道出现故障,水排不出去,吴伟和同事们都去仓库进行维修了。之后,他开着一辆白色面包车,抓紧来到店里抢救,由于水位上涨过快,他只拿出了一些财务账本。“因为有些顾客付款了但没送货,有些还没收款,账本没了就是一笔糊涂账,损失更大。”眼下,店内沙发横躺,柜台凌乱,一些凹陷处仍有较深的积水,空调、冰箱、电视机都被水泡了。吴伟指着一台大液晶电视机称,这是店里损失单价最高的物品,价值一万多元。其他家用电器,每台也多为几千块。电器店里满是淤泥。图/九派新闻李杨吴伟称,这次损失和2020年水灾相比,会少一点。当时,整个店面有一千多平,摆放的电器更多,损失更大。“人家卖摩托车的,还能把车推走,像这些电器,收到预警信息,也来不及转运。”2020年水灾后,店铺收缩,租出去了四百多平。让他感到担心的,是即将到来的销售旺季。他做了20多年的电器生意,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时候就是七月和八月,其次是过年时。已经进入六月底,而店里却一片狼藉,不得不关门重新装修。吴伟指着店里的多个水坑表示,原来整个地面是平的,2020年水灾后,局部有些凹陷,经过这几年,更加明显了,所以要重新装修。由于售卖电器有多个品牌,他需要一一和这些品牌协商对接,确定费用,再审批、施工。他预估,装修最快也要花三个月时间。【4】“今年洪水来得更早”九派新闻在走访过程中,人们都不约而同将这场洪水和四年前相比。2020年7月7日洪水,渔梁洪峰水位达118.31米,洪峰流量5200立方米/秒,给全县造成了严重的生活影响和经济损失,高考被迫延期。练江,是新安江的主要支流之一,由丰乐、富资、布射、扬之四水在歙县汇聚而成。根据歙县历年洪水资料,练江洪水形成主要受上游支流洪水汇集影响。练江城区段防洪以渔梁水文站水位为主要参照,警戒水位114.50米,保证水位115.50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歙县遭遇最大的洪水为1969年7月5日的百年一遇洪水,24小时累计降雨206.3毫米,练江渔梁水文站洪峰水位达到120.74米,洪峰流量达6630立方米每秒。次之为1996年6月30日五十年一遇洪水,24小时降雨223.6毫米,渔梁洪峰水位达118.88米,洪峰流量达5300立方米每秒。此外还有1991年7月7日洪水和2020年7月7日洪水。“洪水一般都是7月份发生的,今年是6月20日,跟四年前比,也早了半个多月。”摩托车专卖店的老板杨明说。按照以往的经验,他没想到,下了几天暴雨,洪水就来了。洪水退去后的练江,渔梁坝下,水流依然湍急。图/九派新闻武菲菲据中国天气网,6月19日夜间到20日白天,屯溪、休宁、歙县均打破当地日降雨量历史纪录。屯溪(308.3毫米)、休宁(258.4毫米)均出现了当地观测史上首个特大暴雨,歙县(239.1毫米)接近特大暴雨,也打破了当地最强单日降雨纪录。6月20日18时30分,歙县启动城区防洪一级响应。当日18时,渔梁水位已达117.21米,预计当晚,水位将达到118.5米。21日洪水退去后,渔梁坝岸边的一座房屋外墙上,留下了被水淹过的痕迹,高于黄山水文在此处标记的2020年7月7日洪水位。水退后留下的泥痕。图/九派新闻武菲菲让不少人欣慰的是,这次洪水,预警更为及时。仰阳表示,2020年洪水,县城的车辆被水泡严重,这次就少很多,因为都提前收到了消息,给了较足够的反应时间,大家都把车子开到高处去了。20日上午和下午,不少商户收到了预警,也有政府工作人员上门提醒转移。有人提前转移了部分物品,也有人搬货搬到一半就涨水了。“这是天灾,没办法,要把电器全部转移走的话,至少得花一天时间。”吴伟说。来不及清理洪水后的狼藉,人们又要面对暴雨侵袭。22日夜间至23日白天,歙县出现暴雨、大暴雨,城区部分路段再次涨水。目前,歙县已启动山洪一级红色预警。(文中受访对象皆为化名)九派新闻记者 武菲菲 李杨 安徽歙县报道编辑 辜子旋【来源:九派新闻】查看原图 696K
(来源:长报道)

版权声明: 凡未注明来源为"安徽在线"的作品,均为为互联网转载,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不作买卖依据!您如因版权和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与邮箱:SERVICE@RUANWENDASHI.COM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